今天真的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了,找谁说理...

时间:2019年10月19日6:30—15:30

钓点:成子湖朋友的熟人蟹塘

指数:91分,非常适宜钓鱼

天气:晴天,早晨大雾

温度:11—23度

空气:质量良

气压:1023百帕

风向:一天的西南风(预报是东南风)

风速:3—4级

水深:0.8米

水质:一般

钓法:七星漂传统钓

竿长:9米

线组:3.5米x1.0#x0.6#x丸氏5#双沟(站、睡钩各一)

钓远:8分竿

钓饵:蚯蚓

窝料:自制酒米+老坛杂粮+一包饵

钓获:2.2斤

同行:刘总、葛老师、小李

本来,这个钓点是夏季洪泽湖缺水以来刘总他们保守的自留地,头天上午就约好今天再去耕作一次,正巧头晚小李也约钓,我也不好隐瞒,就和我们一起来了。不巧的是,今天大刮西南风,鱼儿十分难钓。

清晨,雾很浓,有时能见度低至只有20来米,必须小心驾驶。刘总他们比较准时,早于我们先到。

打窝还能将就看到,把握着大方向,但浮漂是一点也看不到了,七星漂就更无踪影。最初的两个小时里,其实就是所谓的瞎钓钓。

本来他们俩想去钓草洞先打窝,结果露水太大,没走几步远,鞋和裤子尽湿,无奈只好返回。就在几个蟹塘口游钓,刘总和葛老师先后都中了好几两重的大板鲫,我和小李都只中了小鲫鱼。

9点前后,西南风加强,大雾逐渐散去,接下来就是火辣辣的阳光照射,水面看漂虽不费劲,但直射的光线照得水体通透、直视到底,估计鱼是远离光水区龙沟,而应是躲到中间水草区去了。

早晨来时,共打了6个窝点,其中龙沟亮水区2个,中间水草头即与龙沟接壤不足20厘米深处2个,北塘蒲草前2个。其间鱼口不断,但除了几尾两鲫,其余均为小鬼鱼,有的还没有蚯蚓长,且大多也为双飞。

葛老师在太阳出来一会、露珠快干了的时候去了他熟悉的草洞,打了应该不下10个窝子。刘总去了那个最西北他爱钓的塘子,鱼口倒是很好。而我和小李一直坚守来时的窝子,都收获不多,特别是小李,他说感觉都忘了如何搞传统钓了。

本来,我穿着深靴,是可以到湖面浅水区再去钓草洞的,但总梦想着这里的鱼情会有改变,并且会变的好,也总想着前两次钓况不错,这两天也没人钓,不会突然就没鱼了的。所以就坚持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不动摇,坚守窝子永不松懈。因而,心里就只有那一棵大树!

中午,有二男一女3个人骑着电动车背着简单钓具,直奔路西边的水已抽干、仅剩龙沟的不足40厘米的蟹塘。龙沟的水看起来很脏,就像臭水沟,太阳一晒,上面漂浮着一层绿油油的东西,看着都感觉很不舒服。就是下图↓

刘总在路西蟹塘前的浅水塘,鱼口很好,钓得不亦乐乎,只是鱼头有点偏小,都在一两左右,偶尔也有大一号的;葛老师的十来个窝子也很出鱼,应该不下好几斤了,其中一条大板鲫不低于6两。小李参观后甚是惊叹,他们都收获满哪。

下午一时左右,刘总因有事,和葛老师先回去了。后来小李就去了刘总的窝点,最后钓的还算可以吧。

二点多时,骑电动车的三人钓点那边传来欢呼声:“这条好大呀!”随即我对小李说,看来他们钓的可以哦,并叫小李也过去钓看看。可是,直到后来提前回去,我们都没有过去钓,失去了一次改变钓况的机会。这是后话。

他们钓的龙沟,就在来路旁边,与现在钓的塘子并齐,论远近其实比我们现在钓的塘子还要近一些。上午刘总也还将竿子伸进去钓了一会,只因小鱼多而放弃了。

我仍然在坚守,纵然是钓不到。

下午两点多时,有一阵子连续上了几条翘嘴和鲫鱼,心里还想是不是塘鱼开口了。可是,好景不长,几条鱼上来后,浮漂又进入了长久沉默状态,甚至也个小杂鱼来访也没有。

此时,应该是一天中的最热时段,加上晴天大太阳、西南风劲吹,气温绝不止预报的23度,体感燥热,仿佛夏天。

燥热的天气,燥热的心情。平时火热的垂钓热情,此刻已淡然无存。于是,3点半没到就撤了。

今天的钓况不佳主要有两点,一是光水区,阳光直射,水体通透,本来就稀少的鱼儿不敢靠近,因而口不好;二是不灵活、死守的思想严重。刘总和葛老师就即时调整策略,转变了钓情。

 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栏目最新